您的位置 首页 芯片行情

拓荒移动机器人行业,那些国外移动机器人先行者

  机器人国产化这句话说了很多年,每每说到工业机器人,仍旧很难不提及“四大家族”。而说到移动机器人,大家熟知的更多是国内几家在资本市场一路高歌猛进的企业。在移动机器人应用上,国产移动机器人并不逊色也的确占据了国内大部分市场。国产移动机器人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早先起步的国际机器人厂商的发展路线。 这些早先起步的国际机器人厂商到如今各自境遇不同,它们的经历为国内移动机器人产业发展提供了很有意\” />

<meta http-equiv=X-UA-Compatible content=\"IE=edge,chrome=1

机器人国产化这句话说了很多年,每每说到工业机器人,仍旧很难不提及“四大家族”。而说到移动机器人,大家熟知的更多是国内几家在资本市场一路高歌猛进的企业。在移动机器人应用上,国产移动机器人并不逊色也的确占据了国内大部分市场。国产移动机器人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早先起步的国际机器人厂商的发展路线。

这些早先起步的国际机器人厂商到如今各自境遇不同,它们的经历为国内移动机器人产业发展提供了很有意义的参考。

Adept(Omron)

Omron收购Adept,可以说代表着国际机器人产业格局分化与重整。Adept创立于1983年,是美国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移动机器人,柔性自动化设备,机器视觉,系统,和应用软件厂商,亦是全球领先的智能视觉导引机器人系统和服务的供应商。2015年,传统工业机器人增速放缓(每年增量大概在5%),而新兴的移动机器人市场还处于萌芽阶段(每年增量50%但市场基数极小),Adept经营业绩下滑,股价持续低迷,经营业绩和股价双重诱因推动了本次收购。在此背景下Omron以2亿美元现金,溢价63%收购Adept(2015财年,Adept的营业收入规模约为5420万美元)。

为什么说Omron收购Adept代表了国际机器人产业格局分化与重整。回顾工业机器人的发展历程,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得益于劳动力成本提升带来的自动化改造需求,经过了长达20多年的改造,而欧美“机器换人”已经进入后半场,单纯的工业机器人提供商相比于业务体系更完备的自动化生产商,经营风险暴露得更加明显。并且随着新兴经济体本土机器人厂商的崛起,对老牌的机器人提供商影响明显,技术优势逐渐被成本优势替代。国际机器人产业格局的分化也影响了国内机器人产业发展。

Adept被Omron收购后,Omron以 LD Mobile Robot(Adept Lynx)为移动机器人品牌推广产品在工厂、仓库和服务领域的应用。2016年Omron开始大力在中国市场推广产品,受到众多关注,但由于彼时AMR概念尚在萌芽期,销售过程艰难,加上售价高,落地艰难,销售惨淡。直到现在,虽然Omron在AMR领域仍然有非常大的兴趣,在中国市场有较大的投入,但仍然有些不接地气。

MiR

MiR应该是国内市场最为人熟知的国际移动机器人品牌,不少国内移动机器人公司在机器人设计上都有借鉴过它。MiR的版图扩张之快纵观整个移动机器人行业都是少见的,2014年MiR100发布后迅速占领市场。每个经销商现场都有演示机器人,并已经过初级、中级和高级编程的全面培训。MiR的销售额涨幅一度高达500%,MiR100发布后两年时间里在30多个国家安装了超过200台MiR100机器人及相关配件。后来MiR扩大了其全球业务在中国设立办事处,也就是现在的名傲移动机器人。

自2017年在中国开展业务以来,中国市场已经贡献了MiR全球15%的销售额。随着中国市场不断涌现机遇以及MiR的多家跨国企业客户在华深入发展,这些因素都促使移动机器人需求进一步增长。MiR的销量增长并不仅仅体现在中国地区,在欧洲、北美以及亚太地区,MiR的销量增长也是极为明显的。MiR在成立三年后便已经通过自主移动机器人实现了盈利,看看国内做自主移动机器人的企业想要盈利有多难就知道MiR在技术以及项目落地上的独到之处了。

在协作机器人兴起后,MiR率先联合UR将协作机器人与AMR结合在一起。这两家行业优等生的联合恰好说明了AMR与机械臂结合的发展趋势,这也是解决AMR落地过程中仍然不够柔性的其中一个关键点。

Fetch

2014年成立后的Fetch Robotics不到半年就发布了两款机器人,一款是Fetch,即带机械臂的移动机器人;另一款叫Freight,是负责货物运输的移动机器人。对于AMR加柔性机械臂这一模式,他们的布局从创立之初就开始了。

Fetch的核心业务倾斜在仓储物流上,在国外市场对标Carrypick、Grenzebach以及KUKA。国内在Kiva类仓储机器人上也有诸多劲旅,如极智嘉、海康、快仓等等。但其实在仓储物流这一场景下,Fetch并不直接与Kiva类机器人竞争,它要的是更柔性的机器换人方案——AMR负责运输,机械臂负责拣选,机器人完全代替人。如果说MiR与UR的联合是在洞悉市场风向之后做出合作共赢的决定,那么Fetch在最早提出这个主张的时候无疑是想大一统仓储物流场景的。Fetch主张大一统的方案,其中私心的部分也并不隐晦,那就是团队的基因在柔性机械臂上有浓厚的兴趣,以及相对其他企业对AMR加机械臂有深入的积累。

不可否认,Fetch所主张的方案是不错的方案,只是落地太难了,时间还没到。所以Fetch在坚持自己核心技术优势的前提下逐渐向市场现实妥协。国内难道没有想像这样大一统某类场景的公司吗,肯定有,但Fetch的前车之鉴还是警醒了移动机器人厂商移动和抓取两个模块并不是那么容易一起做好的。

补充

还有像Locus Robotics这样基于AMR技术做移动仓内机器人的企业,都是以AMR技术为基础做不同的上层设备整合,同样如此的还有加拿大Clearpath,德国Magazino。简单来说他们都基于AMR技术做移动底盘,但不主张集成机械臂完全替代人工。他们认为柔性机械臂依旧很难做到场景覆盖,从经济效益角度看,移动机器人加柔性机械臂在这类场景的投入回报也是一个大问题。

有国外移动机器人公司的经验借鉴,国内的移动机器人公司在这条路上少走了不少弯路,也走出了很多新路。在移动技术上,激光雷达导航与视觉导航正在探索移动机器人的下一个技术创新点,在应用落地上,移动机器人以AMR加机械臂的协作形态也开始向柔性、智能化走得更深。

<!–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如何使用GPU编程优化模型/代码

  使用 Python 和 NumPy 库开发的 HIM 模型在 hackathon 开始时没有并行或 GPU 计算。在活动期间, THINKLAB 团队使用 CuPy 为了使他们的代码在 GPU 上并行运行,然后重点将用户定义的 CUDA 内核应用于参数。结果是 672 倍加速,计算时间从 2 周缩短到大约 30 分钟。\” />

<meta http-equiv=X-UA-Compatible content=\"IE=edge,chrome=1

NVIDIA驱动程序支持OpenCL和Vulkan进行互操作

  OpenCL 和 Vulkan 之间的互操作在移动和桌面平台上都有很强的需求。 NVIDIA 与 Khronos OpenCL 工作组密切合作,发布了一套临时跨供应商的 KHR 扩展。这些扩展使应用程序能够在 OpenCL 和 Vulkan 等 API 之间高效地共享数据,与使用隐式资源的前一代互操作 API 相比,灵活性显著提高。\” />

<meta http-equiv=X-UA-Compatible content=\"IE=edge,chrome=1

准备去元宇宙过第二人生?小心别被骗了

准备去元宇宙过第二人生?小心别被骗了   电子发烧友网报道(文/黄山明)随着元宇宙在近期的大火,相信大家对于这一技术已不陌生。但元宇宙因为其特性,也需要建立合适的网络安全防护措施,来应对这项技术带来的独特挑战。并且在元宇宙想要得以持续,需要用去中心化的平权式共享机制与共治机制来作为保障,既要做大“蛋糕”,也要分好“蛋糕”。但问题在于,去中心化的元宇宙,在安全问题上也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先简单解释一下元\” />

<meta http-equiv=X-UA-Compatible content=\"IE=edge,chrome=1

代工巨头再次换帅,中芯国际高管频频离职,业绩喜人之下原因为何?

电子发烧友网(文/黄山明)3月17日,中芯国际发出公告,公司代理董事长高永岗博士,获委任为中芯国际董事长,自2022年3月17日生效。而在半年前辞去中芯国际董事长职位的“芯片泰斗”周子学最终以身体原因为由,辞去了执行董事一职。   对于这一次的交接,有业内人士称这是一次完美的交接,对中芯国际乃至中国半导体产业都有着重要的影响。不过另一方面,自周子学辞任中芯国际董事长之后,其股价便一路走低,从半年前的21.1港元降至如今的\” />

<meta http-equiv=X-UA-Compatible content=\"IE=edge,chrome=1

电子测量仪器企业普源精电上市!年营收超3亿,募资7.6亿加速自研芯片项目

电子发烧友网报道(文/莫婷婷)4月8日,普源精电在科创板上市,发行价格60.88元/股,公开发行股份约3032.74万股,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5%。该股上市当日开盘即破发,截至今日收盘,普源精电报39.78元,跌幅34.66%,总市值48.26亿元。   图源:东方财富   在上市之前,普源精电在招股书的风险因素中提到,“公司无法保证未来几年内实现盈利,公司上市后亦可能面临退市的风险”。2020年、2021年上半年,普源精电分别亏损2716.6万元、2036.48万元,连\” />

<meta http-equiv=X-UA-Compatible content=\"IE=edge,chrome=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